HOPE suggest using Google browser or Firefox browser

No.83 让人泪流满面又备受争议的《我的姐姐》究竟刺痛了谁?
Release Date 2021-04-07
Resource M眼鉴片
Author 行吟歌者

        清明节档期,由殷若昕导演、张子枫、肖央、朱媛媛联袂主演的电影《我的姐姐》上映。3天,4亿多票房,让这部女性题材电影成为“清明档”当之无愧的票房冠军,并一举突破了前无先例的同档纪录。

1.jpg

             与骄傲票房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影在上映同时,备受争议,其争锋相对的讨论一度长久占据热搜排行榜。《我的姐姐》究竟怎么了?为何在收获高票房的同时又惹来口碑争议的口水战?

        这一切要从这个颇具现实性的故事开始说起。

        护士安然(张子枫饰)在亲身父母车祸身亡以后,被迫面临要养护一个只有6岁的亲弟弟安子恒。而父母临终前只留下了一套学区房,因为弟弟尚小,只写了安然的名字。在安然父母尚未安葬之时,安然的姑妈(朱媛媛饰)、安然的舅舅(肖央饰),围绕安子恒的养育与房产的继承问题,以各种关爱之名出面协调。

        而安然面对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对年幼无知的弟弟,以及自己被打乱的工作学习节奏,处于几近崩溃的状态。原来,重男轻女的父母自幼为了生儿子,让安然冒充残疾人,后来又在安然高考时私自更改了她的志愿,已至于她没能当成医生,只做了护士。而她最大的心愿的考上研究生,和男朋友一起去到北京,逃离这个噩梦一样的原生家庭。而这一切,被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打乱了,还被迫要当一个未婚“妈妈”。

2.jpg

        故事并不复杂,话题却很现实。细节的刻画,演员的演绎都很到位,情感也算张弛有度,能将如此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生活流叙事演绎到入木三分的,00后小花张子枫够称得上“戏骨”担当了。

        作为一部基本全部由女性完成的(女性编剧、女性导演、女性主演)女性视角电影,按说以其高真的还原度、细腻的情感表达,赚取了不少女性观众的眼泪,但也正是这部女性却不女权的开放式电影,在网上引来赞骂两重天的轩然大波。

4.jpg

        赞的一致的相似,真情实感、细腻表达、引人深思,零零总总,诸如此类;而骂的各种声音都有,最为集中和最为代表的归类总结为:影片结尾不该让安然动恻隐之心,将已经送养的弟弟收归自己身边,这既不符合现实也算是道德绑架。为何要一个弱女子去承担她不该承担的生活重压?

        “我爸妈死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我的责任,明明做错事情的也不是我,凭什么你们都冲我来。”这是安然歇斯底里的怒吼。

        “长姐如母,你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把你的弟弟好好养大。”这是安然姑妈义正言辞的告诫。

        “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啊!”这是安然对弟弟的心语。

        “可我只有你了”这是年幼弟弟安子恒对姐姐安然的呢喃自语!

        寥寥数语,尽在“斩不断,理还乱”的人性亲情中道出了数不尽的无奈。片中的姐姐,不止安然一个。安然的姑姑,当年考上了西南师范大学俄语系,却被父母勒令让位支持自己的弟弟(也就是安然的爸爸)读中专,结婚嫁人之后,又为了照顾弟弟的孩子,放弃了自己在俄罗斯的做生意的机会。秉承了“我是姐姐,从生下来那天就是,一直都是!”的坚韧,一直牺牲自己,不断的忍让,奉献人格到了极致,而这一切都不是安然所能接受和想要的。

6.jpg

        无独有偶,安然的妈妈也是一位姐姐,嫁给自己的父亲以后,竭尽所能的依照夫家意愿生了一个儿子,而安然的舅舅则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麻将混混。

5.jpg

            三个不同年龄的姐姐,各自面临不同的“扶弟”难题,不同的选择,就意味着不同的人生。安然自是有缺点有追求有独立也有私欲的年轻女性个体,她不只是个姐姐,首先,她是个生而独立的女人。

        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她还是个稚嫩的少女,柔弱的肩膀还扛不起生活的重压。向上的事业、美好的爱情、未来的憧憬,一切都没来得及展开,就得让她做最沉重的选择。她本能的想逃,真实而合乎人性。

        生活的残酷就在于不给置身其中的人们以喘息的机会,生活的浪漫也就在于不同选择之后,结果呈现的五彩斑斓。

3.jpg

        有限的篇幅里,在撕扯的相处中,姐姐安然最后对同胞兄弟动了真情,选择负重承担起“妈妈”的责任。不用觉得转折太突然,也不用拥女权的道德观进行绑架与解读。那只是一个故事片中的主人公选择而已。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不是安然,她的选择,不必每个人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