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 suggest using Google browser or Firefox browser

No.111 一部将朱一龙唤作“三丫头”的新电影,如何成为打动人心的黑马?
Release Date 2022-06-25
Resource M眼鉴片
Author 行吟歌者

    6月24日,由韩延监制、刘江江执导、朱一龙、小演员杨恩又领衔主演的国产电影《人生大事》,正式登录全国院线公映。这是继今年清明档期临时撤档后,再次出现在观众面前。历经一波三折,但观众期待满满。还未上映,想看指数已破40余万;小规模的点映,更是斩获9.6分的高口碑评价,及超5000万的票房预售业绩,黑马气质一览无余。

    这部略显文艺本体的电影,究竟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又有何魅力吸引无数观众竞相点赞?人生在世,什么又算得上是大事?带着诸多疑惑,M君第一时间奔赴点映现场,真切品鉴了这部不一般的电影,接下来,一起盘点一二:

1.jpg

    在国人传统的中式表达中,有个三个根深蒂固的堡垒:怯于表达爱,羞于讨论性,忌讳说到死。与客观形成矛盾的则是这是每个普通人毫无回旋余地都要面对的人生话题。

    电影一反常规,大胆的将镜头聚焦在中国人讳莫如深的人死与殡葬上,通过殡葬师莫三妹(朱一龙 饰)不大被人待见的职业见证几场与自己有关或无关的殡葬工作,见证了不一般的人间冷暖。而这些日常化的细节,正是电影院观众们曾经发生的真实生活写照。感同身受,油然而生,也就顺理成章了。

2.jpg

    或许人们活着活着都忘记了:从出生那天起,每个人都在一步步走向死亡,或早或晚。正视死亡,不回避,进而思考活着的意义,利用好有生之年的光景,这才是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吧。自此,得出结论:人生,除死,无大事。看开纷纷扰扰,看淡成败得失,一切终会归结到死,烟消云散。

3.jpg

    如果说殡葬只是电影主人公的职业外壳,让观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见证了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那么电影本体承载更多的则是莫三妹大事之外的琐事,尤其是偶遇到失去外婆的孤儿武小文(杨恩又 饰)进而被缠着讨要回来外婆的鸡飞狗跳的生活故事。

4.jpg

    主人公莫三妹,一个失意落魄、不被理解的殡葬师,工作憋屈窝火,生活与父亲水火不容,感情遭遇绿帽,外挂一个突如其来的拖油瓶,生活简直到了暗无天日、生无可恋的地步。屏幕外,我们都能感受到莫三妹的不容易,屏幕里,焦躁的主人公却因为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哪吒”开始起了变化,燃起了生活的希望之火,开启了另类的牵挂,这一切都源自小文开始叫他爸爸。

5.jpg

    另一边,莫三妹与父亲的坚冰也因为小文的到来开始消融、和解。养儿方知父母恩,在深切感受到对孩子的牵挂之后,莫三妹也开始理解并接受父亲对自己的良苦用心。尤其是在父亲突然亡故后,莫三妹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践行了对父亲一个特别葬礼的承诺。

    当父亲的骨灰伴着漫天烟火飘洒在天地之间,当儿子含泪对着天空呼喊:爸爸,你看到了吗?真切的情感无不让人动容。生离死别,人世间最牵肠挂肚的苦痛,尤其经由粗犷隐忍的男人表达,不一样的淋漓尽致,张力尽显其中。

    除了笑泪相间的情感故事,朱一龙一改清秀小生,以平头、痞气、地道的武汉腔调将一个落魄、郁郁寡欢的丧葬师展现得恰到好处,这也是本片的一大亮点。表演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演,表演者就是那个剧中人,这一点,《人生大事》的各位演员们,都做到了,平和得让观众误以为他们就是我们身边的大爷大妈,兄弟姐妹,而这也是本片有强烈代入感的重要原因吧。

6.jpg

    作为一部全程在武汉取景,大篇幅采用武汉方言拍摄的电影,这也是这部电影的另一个特点。用方言做背景并不稀奇,但用武汉话,这种中国中部偏北方语系的语言,充分展示了武汉位于九省通衢中心的江湖气,大杂街巷的人间烟火气,这些看似稀松平常的琐碎瞬间,经恰到好处的虚实调和,外加音乐布景的渲染,质感尽显,欢笑和哭泣都尽显自然。

    “地上少一个人,天上就多一颗星,那些离开我们的亲人,都化作星星在天上看着我们呢”!这是成年人讲给孩子的关于逝去亲人的童话,也是我们每个人生死最美好的夙愿。

    看过这部温暖治愈的《人生大事》,或许就不那么纠结当下的喜怒哀乐、哀怨情仇了,人生在世,除了生死,其他都是琐事。痛苦或者幸福,终究是一种活法与心态。

    谢谢你,曾经温暖我!